2017年5月7日

刮鬍刀


在你離開的前一天,
早上抽完腹水後,你忽然告訴我想要好好淋個浴
自從躺進醫院後你就只能用毛巾擦拭身體,怕水感染了傷口。
長著麼大從未幫你洗過澡的我,一直小心翼翼的拿著蓮蓬頭一邊避開你貼著紗布的傷口
你忽然伸手跟我拿了蓮蓬頭,在我還沒會意過來時
直接就讓高舉蓮蓬頭讓水直接從頭淋下全身
我吃驚的趕緊去護著你的傷口,紗布早已浸濕了
你暢快的長長吐了一口氣,愛乾淨的你露出了久違的滿足笑容
洗完後問你舒服嗎?你點了頭示意
在護士幫你換完新紗布後,你安穩入睡了
我也疲倦的跟著你入眠。

在媽媽驚慌的搖醒我
說你不太對勁時
我挨著床緣望著你空洞的雙眼,忽然瞭解你想沖澡的動機
我靠近你耳朵說:老爸別擔心家裡,要專心往光明的地方走。
幫你闔上眼後
我擠出泡沫,決定幫你刮去最後的鬍渣
這支刮鬍刀

到現在還保留著你的溫度。

2015年11月22日

幾年前我腦袋怎麼了?

如何壁紙?怎麼了隔間?

都是頂樓裝神祕
也是分好格子來裝樂趣
如何開始?

偽裝者要相同潔癖
加速應該的情緒
左邊右邊
通常客氣都可以
禮貌啊禮貌
夫子有教之

發覺被動也跟上來
還是禮貌
施比受更有福
所以還是等一等

腦裡還是老味道
回憶躺在這裡
想像力說好:是是是。不能打擾
不過還是請你好好在旁邊,至少做一下筆記。
如下:
手背滑過草園
草比手背還舒服
壓壓土壤,卻刺痛小石子
蚯蚓哀哀叫。
對不起!但那可真有趣啊!
雙手環著樹用力深呼吸
原來這是一種祕密
聽說
樹都喜歡啄木鳥的祕密

才剛說完
老阿公提早領著鳥兒吱吱出門
而你比我提早卸妝了
居然還氣呼呼!
不是說好我要來演這一套
難怪!禮貌都是這樣回答。
也好
還以為一直在樹蔭底下
那是機器真正吹來的風啊!

2014年8月31日

嗨!好久不見

半夜媽忽然起了床
來到客廳望著我說    她夢到你了
從我房間裡拿出我的帽子說 
你戴著類似的白色方帽
右肩還背著米白布包

問你都去哪了
你說:都四處去玩.....
老媽微笑著說你很久沒回來她夢裡
可能因為你知道她的生日快到了吧!
我望著她   彷彿時空靜止了
允許我倆坐在客廳想像著   你遊玩時的愉快表情。

2014年7月14日

夢|尋人啟事


我搭上了神智不清的阿二仔的機車
他說要載我回家
一路過分的平靜
直到加油站前忽然的失控
我阻止不了阿二他頑固的要騎走他人的車

我緊急飛奔回家尋求協助
帶著親戚全員出動
雙包胎弟妹騎著野狼急速出發
我和我哥卻騎著一種毛茸茸的動物
按著動物背上控制方向的按鈕,以令人害怕的高度彈跳前進。

跳進了某個服務處
請求服務處助教協助找,
助教說他可不能透露別人身份
剛好
另一位穿著如軍官般的高階主管出來
善意的表示願意協助找資料
卻在無意間找到了B君的父親...
帶著訝異

我回到現實地面。



人生 | 停留

拍片
是介入在特定的時空裡
建立一種關係
人與人
人與空間

2014年1月4日

偷短暫 | 微笑







輕鬆很假裝  一直沈重的低空飛行
他失落到居然會燃起微笑
主體  遺漏在某年的斷點
怎也連接不到所謂的泰然
懷念起匱乏卻活躍的矛盾

提著分身生存
害怕  
忽然的一道劍影
就煙飛雲散

我沒格 擁有羽毛
原地旋轉 假裝 緩緩升起
圖那幾秒的幸福







2013年2月10日

打掃 | 理由


一個人
靜下來的空虛
原來
足以跟自由相抗衡。

打掃著房間,忽然的哀傷

鏡子前
每個物件都透出孤獨的嘆息
泛黃的書本只剩下排列
蠟燭杯裡也只能囤積著灰塵
蟲衣在我的草稿裡留下飽餐很久的感謝

舊東西

總會在某一天抉擇他的去留
優柔寡斷的收藏
只為怕漏失某一段深刻的紀念。

紙條上一段可以回到過去的咒語。

照片上一個可以感受再也觸碰不到的溫度。

每次打掃房間

我總難以理性
靜靜的聆聽 他們存在的理由。








2012年6月17日

不單純|單純


水晶體如此透明
為人父的他
身穿著件單內衣
外搭格子襯衫
側面   他 眼神透著褐色
如孩子般清澈又純淨
讓我差點失禮的一直凝視著
他喵了一眼
我頂上的頭巾
讓人瞬間脆弱!
似乎 多說一句都會顯得愚昧。



2012年2月4日

一個人|練習一個人


一拍
半拍。停


一步
半步。望


不安
膽怯。裝


閉起
偷偷。悔


不及
空氣。尷

向前 向前 轉頭 轉頭

2012年2月3日

旅行|謝謝

眼前木椅
忽然平面
來   閉上雙眼
陷入  我  是節奏
揮舞著指尖  跟著


飄著  飄著   轉換又滑落
一點  ㄧ點   聚集又緩緩    飄動


綻放透明花朵的輪廓
在花瓣
一片  旋轉  緩緩  上昇
乘風  爬著  左右  山谷


山頂 逆光著人影
很溫暖 很溫暖
模糊應該熟悉
嘴角 是笑臉
平平的笑臉
揮手  轉身 
沒入 白光


我   很好
左右   開始  幾何!